锚杆托盘

臻至破危 -中工企业-中工网

发表于: 2021-11-25 

  2020年3月29日,习总书记在浙江调研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深入到宁波北仑大碶高端汽配模具园区一线。考察完宁波臻至机械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臻至”)生产车间,总书记临上车时对工人们说:“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有活力、有灵性,有一股子精神,在你们企业身上也得到了体现。这么大的疫情发生了,我们的中小微企业还在迎难而上,还在自强不息发展。前景是乐观的,祝你们一切都好!”

  一年多来,以臻至为代表的宁波中小微企业牢记总书记的嘱托,披荆斩棘,走出了一条破危之路:实现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入选工信部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并带动新能源汽配压铸模具行业生态发生巨变。

  臻至的车间里一片火热景象。车间主步道尽头,一台全新的五轴深孔钻连续工作多日,工人正熟练地控制着巨大的吊钩。

  “这里原是员工休息区,这一年多来,企业发展速度快,订单做不过来,我们添置了2000多万元新设备,车间能利用的空间全部用来放置机器。还有一些设备只好寄放在供货厂家。”臻至总经理张群峰兴奋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我们的新工厂已经开工了,明年一季度就能搬进去,发展会再上一个大台阶!”

  2020年1月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疫情像倾盆的冰雨,浇灭了节日的热闹,也冷却了火热的市场。

  这个春节,张群峰过得焦心!反复琢磨着,订单能不能保住?员工能不能回来?工厂还能不能开工?“新订单减少了七八成,一度一个新订单都没有。”他回忆道。

  2月2日,离开工前好多天,企业开视频会议。“不能开工,那我们就先开会,各个组的经理把下面的人通知到。”张群峰的妻子、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刘瑾告诉记者,“公司出台了规定,2月份总共正常的出勤没几天,但是算全勤,发全额工资。那员工都特别乐意啊,钱先拿到了,家里可以开支了,生活不受影响。”解了员工的急,稳了员工的心。能使出这招,得益于臻至多年良好经营的积累。“我们中小企业最重要的是良性资金链基础,现在账上的钱都是自己的,不是银行贷款。”刘瑾自豪地说。

  严峻疫情下要顺利实现复工复产,必须各方合力打造一个强有力的支持系统。宁波市北仑区17年前首创、如今运行已经十分成熟的工业社区,在此时发挥了关键作用。“工业社区融合了园区与社区的理念和机制,就是为中小微企业做贴身服务的。”据北仑区灵峰工业社区党委书记史孟艳介绍,辖区内的上下游配套企业组成“复工产业联盟”,联系区人社局调度大巴车远赴各地,深入村镇接员工返岗。与此同时,政府的税收、房租、金融等多方面支持政策迅速到位。臻至成为首批产业链复工的企业之一,2020年2月17日,已恢复80%的产能。

  一个多月后,习总书记来到臻至生产线,为大家加油鼓劲,这是100多名员工做梦都想不到的。张群峰的信心更足了,他相信,难关一定会渡过,订单一定会回来!

  果然,2020年5月,臻至的订单开始恢复,并逐月大幅增长,从“盼订单”变为“选客户”。

  但市场对臻至这样的中小企业的挤压,从来没有减轻过,反而在剧烈的产业变革与市场环境变化中越来越明显。

  模具,被称为“工业之母”,处制造业上游。形象地说,产品都是模具生出来的“蛋”。

  “模具变成量产的产品,工业产值可放大100倍。”原北仑区大碶高档模具产业基地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陈进元介绍,模具产业1亿元产值可以带动100亿元下游工业产值。由于模具生产无法批量形成规模效益,所以一家单纯做模具的企业,产值能到1亿元就是很大的突破。

  自上世纪60年代开办第一个模具作坊以来,历经纯手工制造、半自动化、自动化、数字化的迭代,宁波市北仑区已发展成为“中国压铸模具之乡”,中国压铸模具企业20强中,北仑就占据10席。而臻至所在的北仑大碶高端汽配模具园区,集聚了78家企业,其中规模以上企业41家,2020年,园区产值实现200多亿元,同比增长7%。

  产业链在不断壮大,激烈的竞争却在加剧。一方面,知识产权问题和价格战使臻至这样专注原创的模具企业经常受到伤害。“首个原创模具当然是比较贵的,一些客户需要若干个同款模具,为了省钱,就拿着我们交付的首个模具及图纸,去找那些研发能力弱但也具备一定生产能力的企业,用很低的价格去复制生产。”刘瑾告诉记者,这样的现实是臻至必须面对的。

  另一方面,来自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拓展的压力日益增大。有的模具企业加速往下游走,获取规模生产的更大效益。与臻至同一园区的一家上市公司按此发展路径已实现产值近百亿元。有的下游企业开始往上走,例如园区内一家生产后视镜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就向产业链前端进军,自己设立了模具开发部门,这势必会挤压上游模具企业的生存空间。

  臻至面临着要不要往下游走去收割高产值的诱惑,也面对着赛道上后来者的挤兑,如何突围?

  “臻至只做压铸模具。做最难做的,才拥有市场主导权!我们的定位是‘啃骨头’。始终做到行业尖端,就不可能被淘汰。”张群峰这番话是臻至管理层的共识,也成为企业的信念。

  专注如一,是臻至不变的选择。“臻至从没有涉足别的投资。哪怕是炒房最热的时候,别说公司,就是我们个人都没有去投,一门心思专注于制造模具。”刘瑾说。

  敢拼敢闯,是浸入臻至骨子里的精神。“一直做前浪,就不会被后浪拍死。”和张群峰一起创业、分管技术的常务副总经理周金荣说。

  1999年,刚满20岁的模具学徒张群峰请了本地师傅周金荣合伙创办了臻至。两个人加一个小工,共3人,敲敲打打生产熨斗、路灯等民用模具。

  2002年,初涉缝纫机模具的臻至拿下一家日资企业的订单,一炮打响,从此踏进工业模具领域,年产值从100多万元增至1000多万元。

  2004年,臻至突破汽车小零件精密化模具的技术难关,正式进入汽配模具领域。随后开发出手动变速箱模具,产品附加值大为增加。

  2014年,臻至拿下为上汽配套的自动变速箱模具项目,在业界名声大振。两年后公司开始生产混动变速箱模具,年产值突破亿元,闯过了模具企业的一个产值大关。

  2019年起,臻至全面进入新能源汽配领域,从生产替代德国进口减震器模具,到为世界知名的新能源车企制造新品,挑战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的超大超重汽配压铸模具。

  “臻至22年来专注于模具这一件事。臻至不会去打价格战,未来也不会向上下游做延伸。我们就是要不断提升创新能力、研发能力,不断巩固位于技术前端的地位。”张群峰坚定地说。时至今日,在臻至将近2亿元的年产值中,60%是靠新产品创造的。

  为获得行业领先新品的模具订单,臻至不惜自找苦吃,自担风险。“压铸模具行业历来都实行预付款制度,这是防范风险的普遍做法,是多少年没变的行规。但是2019年,我们第一次放弃了这个规矩。那是首次和一家跨国公司合作生产减震器模具的时候,我们垫付了所有的前期成本。”周金荣说,事实证明,这一搏很值,是臻至跨进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关键一步。

  坚持专注于“小众”的模具行业,而且只做行业里的一个细分领域“压铸模具”,近年来又集中于做新能源汽配模具,臻至越做越“精”。2020年,臻至在车身结构件压铸模具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9%,居全国前三。

  惟其磨砺,始得玉成。宁波市副市长陈炳荣说:“宁波拥有一批像张群峰这样长期专注细分领域、追求卓越的优秀企业家,致力于做深做专所在领域,具有工匠精神。特别智慧、特别敏锐、特别勤奋、特别低调、特别务实,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全球科技创新已进入空前密集活跃期。面对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一道道技术关隘,臻至所处的模具行业,如何在国际市场中保持领先的竞争力?

  走进臻至生产车间,机器轰鸣,近3米高的大型联动设备有序运作,数字化平台上生产进度一目了然。

  压铸模具涉及流体力学、材料学等诸多学科,是技术加人才的密集型产业。高温金属液体浇入模芯,形成工业成品,对模具的技术研发、工艺制造、使用寿命等要求很高。

  宁波模具企业发端于上世纪60年代农村小作坊,张群峰、周金荣这样的“70后”,基本没上过大学,非科班出身,从学徒干起,由手工作业起步。

  刘瑾说起当年和张群峰初次见面的情景:“我那时在银行工作,同事介绍我们认识的,一见就印象很好,觉得他特别有精气神。”

  这种精气神,吸引了刘瑾辞职和张群峰一起打拼,也正是这种精气神,支撑着张群峰和创业伙伴们心怀梦想一路跋涉,愣是把一个手工作坊发展成为能与欧美同行同台竞争的创新型企业。就在这一年多里,臻至在国际市场上打赢了三场技术攻坚战。

  2019年底,臻至拿到一份国际领先新能源车企的模具订单,生产一件重达80吨的车身结构件。这在世界上是头一份。这家车企经过严格比选后,将订单分成左右件,分别交给臻至与北仑另一家模具企业,各做一件。

  “整幅模具重量达到80吨,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之前做过的最大重量也只有50吨。”周金荣说。魔神坛斗士反派大共鸣正式开始!致命毒气率先

  全球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变革突飞猛进。以前一个汽车构件由多个零部件做成,现在趋向一体化,就要把十几个乃至几十个小模具共同实现的功能集成在一个模具上,模具越做越大,动辄上百吨。模具变大并不是简单重量相加,而是尺寸精度、密封水平、热平衡处理等全方位的考验。

  这是新一轮的技术攀登,也是全新的事业蓝海。张群峰带领团队夜以继日,人员两班倒,机器24小时不停。经过40余天的技术攻关,前后3次浇排试验和3次热平衡试验,终于完成产品设计。

  设计只是第一关,生产环节的制造、组装,技术难题更多!单一个开孔,就令团队一筹莫展。

  生产组组长罗礼斌说:“为了浇铸金属液体,模具上要开孔,之前没打过如此大尺寸的孔,打孔的刀具需要重新设计,孔的尺寸精度、材料硬度、表面光滑度都有新要求。”

  “就像一个医用注射器,内壁必须与推动器严丝合缝,才能保证液体不渗漏。模具孔位打不准,产品密封达不到要求,会造成飞边。”罗礼斌打了个比喻。

  去年3月,习总书记来到公司生产车间时,正值研发该模具的紧要关头。近距离聆听总书记重要讲话,公司上下倍受鼓舞,焕发出超强的意志与激情,苦干攻关。为保证一次成功,公司专门花费几十万元买来同等材质的构件,经过上百次打孔模拟实验,最终40余个打孔任务圆满完成,产品如期交付。

  戴着眼镜、略显腼腆的“80后”罗礼斌感触良多,“这是我职业生涯里最艰难的一次技术攻关,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次”。

  “这是汽车行业的一个颠覆性产品。”张群峰说,“铝合金材质取代钢铁,一体化车身件取代数十个零部件的拼装,重量减轻了三分之二,强度却大大增加,对新能源汽车车身减重、里程续航具有重要意义。”

  2020年9月,臻至接到了一个130吨的大订单。这一次,臻至不再是“二分之一”的接单者,而成为合作方的唯一选择。

  这是一个“半截子”项目。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欧美许多企业无法复工,汽车厂商将本由国外模具厂商制造、尚未完工的模具转给臻至,工期只有15天。

  拿到半成品才发现,模芯变形,尺寸有误差,冷却口被堵。和汽车厂商沟通,对方态度强硬,时间上不给任何宽限。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倒排工期,15天被精细地排成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攻关表。每天夜里,张群峰和周金荣都是走得最晚的。“困难不是一星半点,连加工用的设备都成了问题,哪里去找能拼接130吨模具的合模机啊!”周金荣感慨要克服的技术难题太多,话语里却更多是自豪,“可能真的只有我们中国人才能干。”疏通冷却口,用热处理工艺和数控技术加工螺纹……技术难点一个个被突破,最终产品按时发运。

  “这套半成品模具是厂商空运来的,我们造好后再运回去。”周金荣感叹说,厂商宁愿花和造价一样的运费,漂洋过海来找中国企业,充分说明了中国企业的能力水平。

  臻至过硬的技术水平和履约能力,使其获得了该汽车厂商好几套130吨的订单。

  这一回,臻至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全部自主独立完成。臻至与世界头部新能源车企的合作,在一年里连跨3个台阶,大踏步迈进新境界。

  深耕创新,奋发图强,不仅使臻至一步步打开新的市场空间,而且逐步改变了模具企业长期以来市场“话语权”弱小的局面。

  宁波市北仑区压铸模具行业协会会长、君灵模具负责人姚贤君告诉记者,国内模具行业具有“一高一低”的特点,高是指技术要求高,低是指产业地位低。他苦笑着说:“模具企业一直以来就是被动等下游制造企业的订单。”

  而现在,臻至可以和整车厂商直接对话,参与汽车产品的前期设计研发,新品议价权和行业主导权都显著提高。

  “这一件模具的产值就是1000多万元,帮助我们突破了行业天花板。此前模具企业产值最多做到2亿元,现在像这样的单品种就可以做到五六亿元。”张群峰告诉记者,臻至正在准备开发150吨甚至200多吨的新品模具,“车商现在不仅付我们模具费,还付我们设计费。”

  张群峰十分羡慕一些欧美公司的员工大多拥有硕士学历,而臻至连招到一个大学生都很费力,“庙小请不来大和尚”。

  模具产业是一个智力密集型产业。客户说,我要一个杯子,能榨果汁,还能加热,模具设计师就要通过自己的空间想象力和工业设计能力,把客户的功能需求变为产品。不夸张地说,模具企业每一个员工都是技术员。

  在现阶段,人才匮乏几乎是国内所有中小微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中小微企业面对的共同难题。

  如何破解人才之困?立足现实,自主培养—臻至的实践表明,只能走自主培养这条路!

  “昨天还是农民,放下裤脚,今天就成了工人。”虽是戏言,但在宁波北仑模具行业中,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接受过科班训练的老师傅数量庞大。事实上,对于许多技术工种而言,只要理念和培训跟得上,老师傅一样可以成为高端人才。

  学徒出身的周金荣,原本就是钳工。早年间在小作坊生产民用模具时,产品精度、创新能力的要求都很低,周金荣的钳工水平足够用。2006年,臻至开始与上汽、通用等品牌汽车厂商合作,首次生产手动变速箱模具,进入了完全陌生的领域。人才从哪里来?

  只能边干边学。“我们请了老师每天晚上到臻至来培训。白天我在车间里干活儿,琢磨新产品,一到晚上,就带着纸笔、带着工具拼命学习。”当时的情景,周金荣历历在目。

  如今,周金荣的钳工技术越来越娴熟,研发新产品的能力也与日俱增,成为臻至重要的设计人才,多少回重大技术攻坚,都是他带着员工打拼出来的。

  与技术同等重要的是理念。“先进的设备、软件花钱能买到,不同公司的产品差距究竟在哪里?”在技术骨干罗礼斌看来,99分和100分的差距有天壤之别。臻至大力提倡工匠精神,努力培养员工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

  目前,臻至的140余位员工中,28人拥有本科学历,39人拥有大专学历。面对公司的快速发展,这样一支人才队伍,无论从人数还是学历构成上来讲都有些捉襟见肘。

  “说句实话,对于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来说,一本的毕业生我们招不到。怎么和外国企业竞争?还得靠自己培养,把二本的孩子培养成一流人才。”刘瑾说,臻至已经摸索出了一套针对新员工的培训体系,编制了自己的专用教材,为新人量身定制培训。

  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手中鼠标来回移动着,面孔白净的云南小伙杨学毕正在电脑上熟练地操作3D造型软件。

  去年12月,刚刚走出校门的杨学毕来到了臻至。“学校学习的知识和实际工作差别挺大。为了让我们尽快上岗,公司给我们配了技能导师,组织我们学习了十几门课,包括2D、3D造型设计等。”杨学毕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就像“打怪升级”一样,每门课都要先学理论知识,然后到车间实操,通过测试后才可以进入下一门课。

  “虽然收入不如快递员,但我学到的本事谁都拿不走。入职前几年,公司过几个月就会调薪一次。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发展前景一定很好。”杨学毕脸上露出笑容。

  “很多企业都想挖我们的员工。我们的普通员工出去都可以当生产组长。”刘瑾说,这也证明臻至的人才培养之路走对了。

  现实中,对于很多中小微企业而言,招工是头一道难题。“我们每周例会都在讨论招人的事,臻至一年到头都在招聘。即使如此,人才储备还是不足。”周金荣说。

  “我们中小企业想到高校开招聘会,连门都进不去。”刘瑾说。怎么办?搭便车!北仑区人社局副局长陈剑君告诉记者,区里每年都会组织600家次企业赴全国80余所高校开展巡回引才活动,臻至是主动参与的企业之一,由此引进了多名紧缺技能人才。臻至还与北仑区人社局遴选出的诚信规范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合作,引进7名内蒙古民族大学机械学院的毕业生。杨学毕就是其中一个。

  从仿制到原创,从跟跑到领跑,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中小企业需要的高端人才从哪里来?臻至依托当地政府建立了强有力的“外脑支持”。

  臻至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宁波创新研究院签订协议,专家团队定期到车间帮扶指导,每年为企业解决技术难题。

  宁波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党组成员、二级巡视员陈成海告诉记者,“对研究院的经费支持,市财政拿大头,臻至每年付几十万元的合作经费就能享受到顶级科研团队的服务”。

  “大型结构件压铸模具的研发制造,离不开北航在材料分析、力学分析等方面提供的技术支持,对我们帮助太大了!”说起院企合作的深度赋能,刘瑾有太多体会。从过去的星期天工程师,到后来飞地式研究团队,再到现在导入产业技术研究院的高端创新资源,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对高端人才和技术的渴求。

  张群峰笑着说:“我们已经做好了人才、技术、厂房等各方面的准备,明年会迎来井喷式增长。未来,我要把分厂开到海外去!”

  宁波市委常委、北仑区委书记梁群告诉记者,灵峰现代产业园是为落实去年习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而规划建设的,为全省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探索新样板,为新兴产业发展探索新平台,为工业园区治理探索新路径。

  当要建灵峰现代产业园的消息传到张群峰耳朵里时,他直呼“瞌睡遇到枕头”。政府给出入园的条件是:年亩均税收要达到65万元至80万元。

  张群峰没有丝毫犹豫。他有信心通过亩均税收这道效益考核线月的产值,已经是去年全年的水平,亩均税收达到60万元。”刘瑾拿着新厂房的规划图说,“建成后,这里将成为臻至高端大型模具生产基地,年销售额将突破3亿元,亩均税收增加是肯定的。”

  据了解,臻至2020年全年出口额达3690万元,同比增长1072.17%。

  2020年12月,臻至公司的车身结构件压铸模具入选宁波市第四批制造业单项冠军培育企业。入驻新厂区以后,潜能得以充分释放的臻至必将再次蝶变。

  从一个叫做“塔峙岙”村的小山岙里租的一间闲置农舍,“出村入园”进入大碶高端汽配模具园区,与几十家模具同行比肩发展,共同撑起模具之都特色产业,再到向“高”而行,作为模范生进驻灵峰现代产业园,臻至的迁移史正是宁波众多中小微企业脚踏实地、不断发展的缩影。

  对多年的从业感受,周金荣就用了一个字“苦”。“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愿做模具,还有一些人做出点成绩就转行去赚快钱,就是因为这个行业太苦。”

  周金荣初中毕业就进入模具行业,在技术研发领域耕耘30余载。“今后也不会转行,干这么长时间,有感情了,特别是每完成一个技术攻关后,有成就感!”周金荣说。

  天下之难持者莫如心,天下之易染者莫如欲。刘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了企业的“心性”,她说,臻至对年轻员工的培训,奋斗与情怀是最重要的一课。

  “臻就是到达美好境地,我们以此自我激励,初心不渝、精益求精。”张群峰说,“习总书记来考察时,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向总书记汇报,要做世界一流模具企业。”

  走过万水千山,仍需跋山涉水。张群峰说:“要永葆闯的精神,创的劲头,干的作风!”(记者 徐立京 郁进东 李 哲 王胜强)